时计

抽风中

© 时计 | Powered by LOFTER

“胜利永远无望”
那我就挣扎好了

比赛第二!


    当那个金发蓝眼好身材的年轻女人第三次跑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东条希就差咬碎一口银牙。饶是东条希平日里修养再好,也憋不住此刻的想骂娘。

    当然,要不是本领通天,从外表,你是看不出东条希内心七拐八扭的这些小九九的。这个人跑着步——虽然速度比走差不了多少——一张脸也是笑眯眯的,就像一尊活着的佛。只是倘若你信以为真,觉得这个人温柔又脾气好,那你还是涉世未深,懂得太少。

    起因什么的不重要。
   
    大概是被神明附体,大量能量注入...

starlight breaker

手按床沿,夜深了,你却没遵守往日良好的生活习惯。

这个晚上像极了那个晚上,你遇见她的那个晚上。

在你心里还是昨日的光景——事实上每个与她一同的日子,在你心里都算昨日——而按世俗的规矩算,大概是很久以前。

你守在窗边,十步开外是诱人的床沿,你早已熟知梦里有梦幻万千,于是在心底悄悄对种种诱惑竖起手指,令它噤声。

想着她的时候,你不愿安眠。

这一晚就好像那一晚,天幕是暗暗的深蓝,背起双肩包和竖笛的女孩子年纪般的新月,弧度只有满弦弓的一弯。

那时候的你还不曾想见,要和你相见的女孩子是如何在如玫瑰般瑰丽,让你魂牵梦萦;你也想不到,那个终于等来你的邂逅是怎样像一场星光织就的细雨一样奇妙。

你...

远日点

大道寺知世是一位少年。

她现在的年纪应该是二十左右,时光当然可以一直带走她的年纪,她却一直都挣不开少年的影子。

她可以靠她的聪颖来变得成熟,可以靠她的善解人意来躲避辛苦,她的家世让她少走了许多的弯路,她当然做到了大多数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可这个人在某种程度上就一个傻乎乎的少年,走在自己选的路上,决口不提自己是否在某些时刻觉得辛苦。

有些事是只有少年才会做的,少年才会傻乎乎,推着自己爱的人得到和自己无关的幸福,少年才会倔强着不认输,对喜欢的女孩子保持自己最温柔的态度。

少年才会爱到盲目,少年才会作茧自缚。

造就大道寺知世这位少年的人物,是名叫木之本樱的,可爱的女孩子。她与她相遇在正正...

请不要看

我刚发现我整个人并不正常。

不,这不是我第一次发现自己不正常,只是在接触到世界更多的方面之后,我又有了更多的对象去对比何为正常,随着普罗大众与我的交往渐密,我总算得以认清正常与否的区别为何物:

倘若一个人的言行拿出去会被人指责或嘲笑或不赞同,那么这个人或是整个世界两者里一定有一个是不正常。考虑到没有人可以违逆整个世界,那么少数派一方注定含泪饮弹,忍气吞声,背下这口不正常的铁锅。

于是就在刚刚,我发现除我之外,我的家人也不正常。

我父亲是个滥好人,是那种字面意义上,只要一件事能被人称赞或是得到人们的尊重,他就会去做的人,我倒是见过他的自私,那些伤害总是打到愿意为我父亲当好人的人身上,比如...

逻辑思考与直觉所告诉我的预言

我不该做一个趋光生物,不该不做一个悲观主义者。
我知道藏在话语里的秘而不宣是意味着什么,我心底点燃的火焰只是藏身在阴暗里的垃圾,靠着你不对我明说的温柔苟活。
谁愿意浪费二十年的时光来等这么一个不器用的我?该懂得我早就懂了。我知道我现在所经历的一起是我发的昏做的梦,但谢谢你愿意给我机会让我沉醉在梦里不醒。我幻想着永恒,但也懂这将成为曾经,只希望所有降临在我身上的好运去眷顾于你,让你心想事成,来代替此刻与将来我不会宣之于口的那些有关于能遇见你的真正庆幸。
毕竟我不知道关于你的什么,毕竟我不能为你做些什么。
我希望我那时至少是洒脱的,当说出那一句再见了的那一刻。
如果真的有神,请让所有我说的和我不曾讲的,所有...

hi,high?
It is party time( •̀∀•́ )

给你的选择

cp希绘希,@扣肉君_的点文,如果能喜欢的话非常感谢,拖了好久非常抱歉。 一贯的喷婊随意,过年寒暄太多一直被训,懒得叨逼叨,以下正文,提前感谢阅读。

 

 

 

 

     绚濑绘里是个侦探,日俄混血混出一副好皮囊,名校毕业,聪明机敏,和朋友合力开了家事务所自己给自己当老板,靠着认真负责的性格,被友人亲切地称作“中年妇女杀手”,曾成功解决过多起中年危机、宠物调皮、怪盗eli之类的案件,靠着被帮助过的太太们的闲聊,渐渐在侦探界成为小有名气的存在。

 

  ...

勇者没有怼死魔王肯定是爱上她了

cp主绘希,妮姬,海鸟出没。
过年了,母上感冒,我被差遣陪在姥姥家,我欣然同意并带了电脑撸知樱绘希点文。然鹅就在昨晚,我突然想到姥姥家没有网……
绝望啦,不干啦,走亲访友烦死啦,拖延症晚期还学人点文辣鸡我干嘛;绝望啦,不干啦,清早阴天冻死啦,就让隔壁的鞭炮和我一起旋转升天吧(ಥ_ಥ)
在一堆家长里短中,为了逃避现实拿手机撸的欢乐脑洞,大概是热腾腾的新鲜ooc,不新鲜不热有本事来打我啊!
已放飞自我,放弃治疗,喷婊随意,给大家拜个晚年,新年快乐。
提前感谢阅读,那么以下正文。

在乌咪国国王南大鸟的授意下,勇者东条希带着自己的猫型使魔,出发前去讨伐凛冬之地的魔王。

大记者绮罗翼飞速得到了这个消息,在跑得...

离相思相爱只差一个睡懵了的神助攻

大概OOC了,嗯,好像没有大概,就是OOC了,听鸟姐语音感觉这位旁友对儿童的爱已经病入膏肓,前面刚婊完说自己不是那种人,下一刻华丽转身诱拐犯,不用治疗直接让白狼拉走抱回家得了,查完资料,自己偷着加了点私设,完美变成了另外一只鸟……也许能在后面的鸟狼里抢救一下鸟姐的形象吧(绝望脸;写完这篇感觉我患上了就是不让情侣待在一起的绝症啊(绝望脸。

还是依旧的喷婊随意,拖延症晚期非常抱歉。那么以下正文。

 

 

 

“白狼和我告白了。”

 

姑获鸟敲开自己名义上所服侍的阴阳师的房门,低着声音拿上面这句话扔到阴阳师的脸上,用藏在面具的阴影下瞧不清的眼睛逼...

1 / 3